首页 | 首席律师 | 团队风采 | 精选案例 | 建筑法律 | 房产纠纷 | 合同文书 | 法律咨询 | 联系我们
 

我为当事人争取了1900万元的利益!

王天翊

  在我的成功辩护下,马清在开庭以后就恢复了自由。2005年5月1日马清带着妻子、孩子,还有年迈的父亲专程来北京向我表示感谢。尽快的释放不仅使他恢复了自由,而且也使他能够避免更大的经济损失。由于项目经理经常与房地产商、分包商以及其他同行打交道,很多经济往来都没有严谨的手续,如果马清在狱中关上三年五年,很多账款都可能根本没有办法追回了。
  释放以后,马清没有办法从事项目经理了,但多年承包工程毕竟让马清有了不少的积蓄。马清便与几个朋友筹划生意。他们看中了安阳市平原路(当时尚未修通)边的一块土地,便与土地所有权人安阳市北关区西漳涧村签订合同:由马清等给村里修路,村里将平原路旁的土地承包给马清等人七十年。他们想用这块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因为周围的很多房地产都是这么搞起来的。为此马清等人投入了上千万元为西漳涧村修路。等到路修好了,情况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北关区政府决定将平原路向北打通,但政府没钱,便找到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仁和置业,私下约定由仁和置业将平原路修通,政府将两侧土地交由仁和置业开发。这其中最有潜力的地块正是马清承包西漳涧村的土地。政府公告要马清等人限期将地块腾出。
马清先前修路包地并没有告诉我,现在遇到了麻烦,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为此,我还专程去了一趟安阳,马清他们三家人接待了我。他们都觉得自己满身是理,要给我二十万,让我帮助他们打官司。
  我拿着材料回到了北京。经过几天的反复权衡,我真诚地告诉马清:单纯从律师业务上看,我应当顺从你们,甚至鼓励你们打官司,这样我能赚上不小的一笔。但从我良心上看,从当事人的利益上看,我要告诉你,这个官司不能打。打官司十有八九要输。就算打赢了官司,你也拿不到多少钱。首先,政府与你没有合同关系,你很难与政府打得上官司。政府征的是农民的土地,并不是你马清的土地。你马清只是与村集体有合同关系。就算乐观地说,能与政府打上官司,甚至赢得了官司,你也拿不到多少钱。因为政府征地的补偿标准是该耕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六至十倍。也就是说至多能给你补偿三五十万就不错了,那你的千余万元的修路款就算泡汤了。法律上你可以跟农民要修路款。农民有钱给你吗?
我告诉马清,一定不要打官司。我给马清出主意:一要哭穷,给村里修路将全部家当都拿出来了,还借了好多的钱。如果不能得到适当的补偿就将倾家荡产。政府不能眼看着给村民好心做了实事的人破产。二要威胁,说自己如何有理,准备起诉政府。当时马清等人已经拿到一些证据,表明政府私下将平原路两侧的房地产开发权交给仁和置业,这是严重的违规行为(应当公开招标)。威胁要公布这些材料,要上访等等。威胁归威胁,但绝对不能真的起诉和上访,因为一旦走出这一步就无法谈判了。我们的重点是向政府施加压力,由政府向仁和置业施加压力。所以要准备资料将自己的修路工程款、向农民兑地的费用等等开支列明反复地向政府施加压力,反复讨价还价。
  讨价还价是艰难的,辛苦的,也是漫长的。经过半年多的施加压力和讨价还价,马清在2009年10月份终于打来了电话,政府已经同意,给马清等人补偿1900万元。

bianji3

首页 | 首席律师 | 团队风采 | 精选案例 | 建筑法律 | 房产纠纷 | 合同文书 | 法律咨询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C)建筑与房地产法律网 (京ICP备19041975号-1)

地址:北京市东长安街10号长安大厦写字楼(长安俱乐部)三层

电话:13501188803  微信:jianzhufawang   QQ:1265489674   E-mail:jianzhufa@163.com